精神疾病職災給付勞工又愛又怕

Posted 2016-06-16

今年10月國內出現首樁自殺職災案例,個案經勞委會職業疾病鑑定委員會審查,確認自殺是因工作壓力所致,引發各界關注職場壓力問題。但精神科醫師不諱言指出,多數勞工只要還想待在職場謀生,就算明知自己罹患精神疾病與工作壓力或過勞有因果關係,但常畏於雇主、同事異樣眼光而選擇放棄權益。

「現代人工作壓力大,因此誘發精神疾病的案例愈來愈多,但因擔心被貼標籤,敢提出職災認定申請者還是少數。」台北馬偕醫院精神科主任方俊凱語重心長地說,要鼓勵勞工勇敢主張自己的權益,須先解決精神病患汙名化的問題,台灣還有很大努力空間。

一名35歲在某大公司任職的男性上班族,因為工作量大,連假日都要加班,壓力長期無法紓解,搞得他情緒低落,吃不下、睡不著,工作表現大不如前,且短短一個月體重就掉了5公斤,經醫師診斷得了憂鬱症。

方俊凱說,失業率居高不下,民眾為了保住飯碗莫不拚了老命,一旦工作壓力超出身心負荷,便會衍生各種精神疾病,「最近這類案例在各大醫院精神科很普遍,只要開診便會遇到。」

署立八里療養院長鄭若瑟表示,因為工作壓力併發胃潰瘍、失眠,乃至於憂鬱、焦慮、躁鬱、自律神經失調等精神疾病的案例真的很多,臨床個案中又以工時超長的科技新貴,以及蠟燭兩頭燒的職業婦女最常見。

只是,多數精神病患的致病因素原本就很多元,若不仰賴精神科醫師的專業抽絲剝繭,有時恐怕就連當事人都無法分辨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」,究竟是工作壓力,還是自己性格脆弱使然。

鄭若瑟建議,民眾在考慮提出職災給付申請前,不妨先自我檢視,每當夜裡輾轉反側,或出現抑鬱不安情緒時,心頭揮之不去的事是否多與工作有關?再了解一下自己的勞動條件,包括工時、休假、排班等是否符合法律規範?答案便呼之欲出。

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社區精神科醫師劉宗憲表示,信任病人是最基本的醫病倫理,但對給付單位來說,心理畢竟不比生理疾病容易認定,民眾申請職災給付時,除了醫師診斷書,若能主動附上病歷影本,或許能提高被採信的機率。

 

相關連結:中國時報【黃天如╱台北報導】



關注、訂閱我們的 即時消息